陶瓷与女性究竟有没有市场

浏览次数: 日期:2017-07-22 15:32:56

  “三八”来临,关于女性的话题又成例牌。

  社会学家注意到,在过去的150年中,人类社会中一些重要的变化使妇女进入公共领域的几率大幅度上升,然而,这并不意味着男权统治的土崩瓦解,社会的财富和秘密,仍然最大限度地掌握在男人们的手中,妇女在公共领域中,依然属于“一小撮”。

  景德镇的陶瓷从业大军中,女性所占比例究竟多少,我目前还没有一个权威数据,就直观感觉而言,应该比一般行业要高,比如我在景德镇曾经的、现在的同事中,已经有好几位转行画瓷器去了,这些人居然清一色的女性。基于这样的现实,我认为对陶瓷女性的关注不应该仅仅是节日里的应景,而应该常态化。

  我有过一观点,说“景德镇是母的”。

  我强调过如此形容并非冒犯、甚至轻薄景德镇,而仅仅是一种形象比喻。之所以产生这样的比喻,是因为我某天在宜家店采购时,突然发现周边购物的多为女性,那些在宜家的小玩意中乐不思蜀的家庭主妇们,全闪烁着一种喜欢、甚至崇拜的眼神,不夸张地说,如果有这样的经济实力,她们中的不少,很乐意把自己的家布置成宜家产品的陈列间。

  我突然意识到,女性对一种产品的选择与使用,有着怎样的关键与权威。

  有观察家提出,国民素质整体提高的首要,是提高母亲的素质——我认为这点认识抓住了问题的关键——母亲是我们每一个人的第一位人生导师,她所有的习惯与口味,都有可能成为我们未来生活的原点,如果一位女性说:景德镇出中国最好的瓷器。那不仅意味着她身后的家庭从此对景德镇的热爱与不二选择,也意味着这家孩子会在未来的器皿选择上,留下“景德镇”的记忆与本能。

  这真是一个让人浮想连翩的发现。

  还有一个发现也与女性有关。大概是千年瓷都的原因,在景德镇,时尚一词似乎有些“不搭调”,尤其在陶瓷领域。但大家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,景德镇以陈设瓷生产为主,这个主要是用来装饰我们居住空间的产品,怎么不应该重点考虑时尚要素呢?

  “欧神诺”的鲍杰军最牛逼的一个概念,就是提倡陶瓷的“时装化”,它不仅有色彩的趋势发布,还有材料和造型的趋势发布,这是一个值得景德镇去效尤的做法。景德镇的产品在设计方面最大的短板,我看还是不够时尚。景德镇很多的陶瓷产品,还是习惯做极致,要么极大,要么极薄,其实这都应该归到“夸张”的范畴,造成这种审美情趣的根由,应该还是我们这个社会普遍存在的“炫耀性消费”。

  我们继续女性与与陶瓷的话题。

  我不太赞同用“平等”这样的政治术语界定男女之间的关系,我认为用“不同”来强调男女之间的差异是必要的,比如,生理结构的不同,决定了男女有别,因此造成的心理活动的差异,左右着人类社会的万象丛生。

  所谓“姿态”,是男人看女人、女人看男人最基本的着眼点。

  比如,在性方面,男女生理构造的不同,决定着男为进入、女为承纳这一基本事实,由此带来的心理暗示是巨大的。一方为主动给予,另一方为被动接受;一方是施暴者,另一方则是受害者;一方制造后果,另一方承担后果……种种的不同,强化了妇女的屈辱感。

  我认为女权运动真正要颠覆的,就是淡化、乃至消除妇女的这种屈辱感。

  去年瓷博会期间,我随朋友参观了一位女陶艺家的工作室时,发现墙上有一张她和她儿子的合影,背景似乎是一片沙漠,她和她儿子并头躺着,冲镜头嫣然一笑。一种如母如姊的情韵是这张照片最打动人的地方,母亲的世界不仅博大,而且迷人,类似题材景德镇的女陶艺家们少有涉猎、却时刻洋溢,同时也是景德镇陶瓷市场比较稀缺的。